泉纪川
吉爾斯·德·萊斯
吉爾斯·德·萊斯
  • UID2
  • 发帖数393
  • 血杯992個
  • 魂戒1255枚
  • 幻鏡0面
  • 靈杖0把
  • 最后登录2018-11-27
  • 泉 ▪  居民
  • 泉 ▪  明星
  • 泉 ▪  沙發
  • 泉 ▪  忠實
  • 泉 ▪  達人
  • 泉 ▪  版主
  • 泉 ▪  會員
  • 泉 ▪  原創
  • 泉 ▪  貢獻
阅读:2333回复:3

[◇ 興趣 ◇][长篇小说] 【原创现代】将信将疑(文/泉纪川)【连载】

中二病0號#
更多 发布于:2017-02-07 04:50
《将信将疑》
文/泉纪川


关键词:强强虐爱 HE
主要人物:宋诡 俞子航

最新喜欢:

黑桃六黑桃六
泉纪川
吉爾斯·德·萊斯
吉爾斯·德·萊斯
  • UID2
  • 发帖数393
  • 血杯992個
  • 魂戒1255枚
  • 幻鏡0面
  • 靈杖0把
  • 最后登录2018-11-27
  • 泉 ▪  居民
  • 泉 ▪  明星
  • 泉 ▪  沙發
  • 泉 ▪  忠實
  • 泉 ▪  達人
  • 泉 ▪  版主
  • 泉 ▪  會員
  • 泉 ▪  原創
  • 泉 ▪  貢獻
中二病1號#
发布于:2017-02-07 04:51
在金陵的一个周末里,时节是春日。这种春暖花开假日让有的人觉得是游玩的好时机,街道被太阳的光线打亮,行人携着轻松感在街上晃悠着闲逛。有的人则是毫无兴致的在一个六十多平方米的旧房子里领略自我封闭的诀窍,桌上是一封封信件的草稿,在这种沉重的气氛下难掩一股悲剧的隐情。

宋诡到今年二十九岁却还是单身,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是同性恋。桌上的信件是一个同性网络平台的交友游戏,留下地址和介绍平台会以寄信的方式发送信件到一个城市中的各家各户。他打开其中一封信,草稿上大致描述了对方的情况和样貌,他仔细的扫视了数遍,决定联络一下这个人,从白纸上的黑字中找到了电话拨通。

“喂,你好,我现在很需要你。”电话另一边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语速缓慢,声线沉稳,可以从声音判断出这个人的年龄在二十岁出头。

宋诡是个警惕心很高的人,他想这种平台应该也不是什么正规的途径,没有什么安全保障,大多数的人都是想要尝尝新鲜,找个男人约一炮完事就走,他心知肚明可是他却欣赏这种沉稳的声线,是他喜欢的类型,所以他一心决定去再探一下究竟。

“哦?朋友,你都是这样接电话的?呵,真是有够特殊的。”宋诡对着电话那头嘲笑了两声。

“哈哈哈,可不是吗,这个号码是专门为你准备的,有兴趣吗?要不要见一面?哦,对了,我叫俞子航。”俞子航的笑声中是对宋诡刚刚的嘲笑声的一种包容的笑意回应。

宋诡对对方的不计较起了兴致。他从小是被放养长大的,父母离异都在外省,跟着父亲上完小学就一直是自力更生的长大成人。他学历不高,只读到二本就下来找工作,他生来就长着妖男一般的面容,刀削一样的尖锐的下巴,皮肤白皙的像是欧洲人,眼尾上挑,他虽然家境普通但是他的外貌逼人给人一种神秘的特殊的视觉感。这个周末正是他失业后的两年整,吃光了几年积蓄下来的几万元,银行卡和信用卡两空,下月就是还信用卡的时候,眼见就到月底了,他想如果能找到一个包吃包住的人这样可以在生计几个月,在此期间再找工作就可以两不误。

宋诡故意把声音发的更加轻蔑,他想要验一下对方的情绪能维持多久平静。“呵呵,装作一副有礼貌的样子,为我准备的?你知道我是谁吗?我们是第一次通话吧,你只是想见面跟我约炮而已,假话也打下草稿好吧,可笑。”

从电话的一头传来了敲门声,清脆的几下响声,伴随而来的是一个女性的声音,从这位女人的口中道出了职场术语。“俞总,我是办公室的小刘,下午三点半各个项目的项目经理会集中在一起开一个生产经营会议,您需要的会议材料准备齐全了,请问是现在拿给您吗?”

“好,我有事,先放在你那,等会开会给我。”俞子航快速的回复示意下属离开。等到女性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小时他才对着电话又开口。“对不起,有些唐突,事情是这样的,这个平台我从来都是不参与的,在一次酒会中一个同道兄弟推荐给我,不过你放心,我兄弟他只是一个对同性感兴趣的正常男性,这年头是挺少的了,他就是少数名族的。而我想既然挂上去,那么第一位来电的就是我要找的人,我就用一个新号码、新手机等着你了。等到这个人以后我就会删除平台信息。那你说我是不是为你准备的呢?我有骗过你吗?”

宋诡可不是一个思想简单的人,以他的聪明才华如果家境宽裕现在定是小有成就,将来定是功成名就。他听到电话那头的俞子航被称作为俞总,原来对方是一个公司的总裁,那不是刚好称心满意,总裁这种领袖级别应该都是识得大体的人物,就算是约炮想来也不会少了票子的,要不是约炮跟他成为一对也不会亏了自己。宋诡想想,开始是担心对方心存不轨,现在是自己别有用心,管不了那么多,姑且就叫以毒攻毒吧。

宋诡刻薄的冷笑一下。“那行,下午三点半见。三点半到时我会发个定位信息给你,你按照位置来找我。”说完不给对方反应便立刻挂掉电话。他听到刚刚那个女性声线说了三点半有会议,就想选在这个时间,测一下对方是不是有够诚心,还是光会花言巧语。

十分钟以后手机屏幕亮起来。“好。”短信上只有一个字,简单明白。

宋诡准备出门,他只会穿深色调的休闲服,换上衣装看一下时间下午三点,还剩下半小时,随意的梳理一下头发,开门骑着门口的摩托车,在路上才想到对方会不会爽约,难不成是耍自己放鸽子有意思,想来换个心境才行,如果不来,就当自己今晚一个人出去吃个晚饭,如果来,就先定位藏起来观察一下对方。

从地下车库走上来,俞子航再次将手机打开确认定位信息,这种高级餐厅是有品位的人才来的地方。人们常说,哲学不是公共事业,而是个人灵魂,俞子航猜想对方就是这样一个有灵魂的人。而当一个人的心灵被刺伤,他就会走向那么一个平台来找人治疗吧。

层出不穷的想法之间,人已来到十楼。俞子航一身白色的西装彰显领导的气质,百达翡丽的手表让人得知身份不凡。自然棕色的短发,厚实坚挺的身躯,身高快达一米九。他用那带着命令的口吻对一个服务生招呼。“请问,这桌有人定了吗?”

服务生虽说是个男的,却也被他的气势给震撼住而有点害羞的回答。“啊……是的,是一位,一位宋先生定下的。”

“哦?宋先生?”说到名字在自我介绍之后对方是没有介绍自己,俞子航淡淡一笑,笑得风轻云淡。

宋诡从对面的洗手间走出来,他躲在那边好一会,观察好一阵子,心里觉得有点尴尬。对方的相貌还不错,虽说跟他英俊的欧式面孔不能对比,但是对方的身形很好,大概比他高上五、六厘米。他大方的走到桌前,向后掠一下微卷的黑发给整个脸型露出来。“小兄弟,我等你很久了,就在旁边,你先自罚一杯?”
俞子航眯起眼睛细微的观赏他一会,他沉住气坐在餐椅上,他有二十三岁,可是他看不出对方的年龄上下,想着对方最多二十一,他看着宋诡那英气逼人的脸庞对上那尖锐的目光一时觉得自己是猎物在等待被对方抓捕。“嗯,好呢,对不住了,有些堵车。”他敬上三分笑意,七分醉意给一瓶酒打开一饮而尽。“我…酒量不行。啊,不说这个,你知道我三点半有会议,对吧?”

“哦,知道。”宋诡把架子先摆好,爱理不理的搭上一句。

“那你看我够不够有诚意?”俞子航说起话来显得气度翩翩。

宋诡是个大烟枪,从兜里掏出一包苏烟,抖出一根,拿着对着烟身闻了一圈,那样子感觉是一种鬼魅的危险。“抽烟吗?”他刻意的绕过回答,把烟递上去。

“谢谢,我不抽烟。而且,这里是禁烟区。”俞子航一笑。

宋诡听闻就站起身来。“那快走吧,我烟瘾大,怕忍不住触犯了条规付不起罚单。”他没有等俞子航反应就先站起来,向电梯口走去,他却意外的注意着对方的步伐声,是不是在向自己靠近。

走进电梯发现对方跟了进来,把烟叼在嘴边没有点火。按下一楼按键。

“去负一层,我的车在车库里,我可以送你去你想去的地方。”俞子航的声音很低,人也显得很成熟,看上去比宋诡要大上很多。

宋诡心想对方有车,那接下来的伙食费能解决了,这种高级餐厅自己是消费不起的,只是自尊心太强,怕第一次请客到其他地方对方会不同意跟自己交往,一旦不同意那接下来的生存可就困难多了。他没说话,直接按下负一层。

开始按下的一层的电梯先抵达,门刚开宋诡就准备按下关门按键。可是一个人声打断他的行动。

“我操,俞子航?”对面走来的是一个略带痞气的男性,他皱着眉头,嚣张的大步过来,刚伸手想要抓人可不料被宋诡按下电梯按键门一下关上。“我去你娘的!俞子航!你他妈的跟我泡人!”

电梯总算是到达负一层,两人走出来到车前。俞子航开的车是奔驰,宋诡注意到了心却没在思考这个问题,他在想刚才那个人是谁,粗糙的外表,看起来很有男人味,他是俞子航的什么人,难道是他的男人,俞子航有男人还跑出来找人,说到底他自己只是一个要跟他约炮的人吧,想那么多做什么,上车先跟他谈个价钱不行就走人。

“我们去湖边散散步吧。”俞子航驾驶着车子行驶在道路上,他的车开的很快但是也很稳,坐在副驾驶的宋诡一股安心感油然而生。

宋诡一言不发的在想自己一向不都是自食其力的,以前想做个政客,可是现在呢,自己像个庸人,没有什么过高的学术,已经快要用脸来当饭碗了,为了谋生却跟这种只有钱财把感情当做玩笑的人在一起,事后会有麻烦吧,刚刚电梯对面的那个人会找上自己吧,所以做一次就拿钱走人……

车子经过熟悉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经过湖畔,越开越远,四周越来越僻静。

宋诡突然发觉有些不对,一向警觉的他因为思考而没有注意到自己现在在哪。“这是什么地方,不是说要去湖边的?”




=======================================================
泉纪川
吉爾斯·德·萊斯
吉爾斯·德·萊斯
  • UID2
  • 发帖数393
  • 血杯992個
  • 魂戒1255枚
  • 幻鏡0面
  • 靈杖0把
  • 最后登录2018-11-27
  • 泉 ▪  居民
  • 泉 ▪  明星
  • 泉 ▪  沙發
  • 泉 ▪  忠實
  • 泉 ▪  達人
  • 泉 ▪  版主
  • 泉 ▪  會員
  • 泉 ▪  原創
  • 泉 ▪  貢獻
中二病2號#
发布于:2017-02-07 04:51

天色已晚,风月朦胧。眼前的景物是一片荒地,依稀有几棵树木散发着植物的自然气息,周围黑暗无边。车子停靠在长满杂草的小道边。两个人坐在车里万籁无声,在这样的气氛下让两人的想法都协调一致,所有的东西全部撇清追溯到最原始的事情的开谈。

“去,等会开车过去。”俞子航的手没有离开方向盘,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朝着前方玻璃窗的方向,他没有去侧眼注视宋诡。

宋诡拿捏了许久了烟尾快在手中憋屈的发霉,他觉得情况不太对,对方给他带到这种地方不会是想绑架,贩毒,还是什么?再怎么说他也是在社会中混过一段时间的,形形色色的人都在眼中阅过,以他所见对方不会是什么不法组织的。他故作镇定的掏出火机给烟点燃,吸上一口仰着头,说话的声音很有质感也是底气十足。“没那时间,现在就去。”

作为一个企业中的总裁,俞子航正是风华正茂之时,他的父亲的身份是总公司的董事长,他可以说是人们口中所言的官二代,他一向做事果断,雷厉风行,可谓是成功人士的典范。要说他是同性恋也并不完全,正确的说法是他是个双性恋。而他一向对感情比较淡薄,所以没有什么花天酒地的青春事迹。人们常说,爱情可以让人失去自我也可以让人发现自我,宋诡今天的出现,让他惊奇的发现以往自己所疏忽的东西,他一见钟情他发现了爱情,而爱情又是有化学反应的,分解化合,愈烈愈固。

“等会儿啊,坐一会。你这烟是什么味道,给我尝尝。”俞子航借机侧身伸过手假作拿烟实则给座位靠背一下放了下去,宋诡意料不到顺势的一下就躺平了,他缓慢的翻个身压在了宋诡的上方。“你上了我的车就应该想到会发展到这一步吧,别动,你放心,我是真的喜欢你,因为,你给我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俞子航身边的人都是地位出众的角色,他什么人没见过,可他偏偏对宋诡有了感觉,他察觉到宋诡身上有一种特有的气息,像是毒品一样很想拥有想要吸食干净。

“呵呵,挺会说话。还没自我介绍,我,叫宋诡,我今天二十九,我不是你该压的人,让开。”宋诡松开手劲任烟头从手中滑落而下,转而一把掐住俞子航的脖子力道之大样子不太客气,从他眼中逼出的怒火跟刚刚那个脸庞俊美的模样完全不同。

俞子航发现呼吸受到了阻碍,脖颈被生生掐住说不出话来。他自认为自己身形较大应占上风,没想到看起来偏瘦一点的宋诡力气尽是如此的大。他用双手抓住对方的手尽力挣脱想要逃开。“先……放手。这种事情……我们慢慢商量。”

“啧,现在知道商量,刚刚不见得你有这个意思,我还以为你喜欢玩这种刺激一点的。”宋诡冷嘲热讽的狠掐了一下最终给松开,他见脖子上被自己掐出了手痕放出一个瞧不起的眼神。

见宋诡放开手,俞子航得机忽地抓住他的双手紧紧的给按在了垫上,原来他刚刚的服软只是想让敌人放松警惕以备进攻。“躺好,别说话。”

“你,想打架?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我,想杀了你。”宋诡觉得自己刚才是对他太仁慈,他喜欢去对别人设下陷阱,很不喜欢自己掉进陷阱,他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在他的世界中。“我让你好看!”他情绪激烈的全身青筋暴起,用头撞击上俞子航的头颅直接给他敲闷了,手从中挣脱一拳给他打在旁边的方向盘上,还好俞子航用手肘架住了,否则可怜的脑袋就要跟方向盘的硬度切个磋了。

“你先冷静,听我说完。”俞子航声线依旧平稳,可是觉得头昏脑胀,他是真心喜欢他,所以想要亲密的接触他,可是没想到对方的反应这么过激。

说实话,宋诡对他会这样暴力倾向不是出于别的,只是因为对方这种给他未知的突如其来的行为让他不满意,对方对他使诈让他对其放松警惕让他看不惯。“你想死。”

俞子航在这样的处境下他的内心还是没有太大的波澜起伏,只是皮肉之苦让他遭了一场罪。眼见宋诡像是又要抬手向自己挥来,他急忙致歉。“等一下,对不起,是我的错,要不,我开车,我们去酒店好好的做一下。”

“为什么去酒店,你不是很喜欢在车里!”宋诡此刻火气很大,给俞子航压在方向盘上,让他不得不半蹲半就着。

“开始我是想要亲你一下,然后跟你说说接下来的事。你看,我对你非常有好感,我开到这边只是想要调一下氛围,没想到……我为我刚刚的行为向你道歉,疏于礼节。可能是我太喜欢你,我想要跟你正式交往。”俞子航诚恳开口,他说的话里没有半点假,人在遇到恶劣的坏境以强力的手段压倒他时,都不免流于恶劣,所以,俞子航是个好人,但他也是个坏人,好人可也是时好时坏的。

宋诡生性就比较多疑,他怀疑一切,加上刚刚俞子航的行为让他更加不能轻易相信。他用话语威胁着。“行,我们去酒店,要是你再敢耍诈,我不会放过你。”

协商完毕,宋诡一把放开俞子航,俞子航坐回驾驶座,微笑的示意他把安全带扣好。在行驶的路上,俞子航一直在跟宋诡风趣的闲聊。他一直在向他示好,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真心实意。

“宋诡,我们去这家。这家酒店我们公司集中办公来过这里,坏境以及各方面都还不错。”俞子航沉声道。

“嗯,哦,随便,都一样。”宋诡有些不耐烦的应和着。

待车子停稳,俞子航先走下去,他见宋诡坐在车里摸索手机,便很有气度的走过去帮他给车门打开。“有事?先下来吧。”
宋诡发现来到一个人群密集的市中心,才从略长的头发中露出了一个阴险的笑容,他把黑发的一边扣到了耳后。他在内心开想,刚刚在一个偏远的地方,自己对路不是很熟悉,因为在家封闭了大概有两年,如果他下车估计是找不回去的路,如果他给对方打一顿对方不一定会给自己送回来,根据对方会使诈这点他判断也许对方会给自己带到更奇怪的地方。所以他决定跟对方言和回到熟悉的地方下车就走从此不再相见。“我朋友刚刚给我发微信,今晚估计陪不了你了,我有点事。”

俞子航显得有点失落,不由的用手拉住他的手。他见宋诡的表情中出现一种厌烦之意,他突然的明白他只是找个借口离开。“宋诡……”

宋诡怕他会纠缠不休,情急之下只好拿出手机真的去拨通一个电话。他上下翻找一遍,还是决定打给这个号码,周小北。“喂,小北,你在哪,我等会就过去找你,不过我又迷路了,你先过来一趟。”

“我正好在车上……我等会……然后……”电话那边是模糊不清的声音,能够听出是一个略微稚嫩一点的男声,从他们的对话中可以辨别的出两个人的关系亲密。

“……”俞子航这才放开宋诡,快速的走回车边,他的步履矫健,气场沉稳。他在远处望着他接电话的背影,流露出一股浓情。俞子航是一个难以对谁动情的人,他一旦动情可以想象到是多么难能可贵。他这一刻突然在想,如果宋诡是金子,那他便想点石成金,成为巨富。

汽车的尾声淹没在喧闹的晚间,俞子航走了。

爱情就像一个迷,它在未知的未来,激发我们的好奇心去寻找它,我们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把它错过,我们又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在记忆中去把它寻找。

极其显眼的红皮出租车停在酒店门口,宋诡站在夜色的风中,如同他的名字一般,他的外貌跟黑色相接显得多么诡谲。他穿着很单薄,双手抱臂走到车门边对着前面坐的周小北笑了下然后拉开后门上车。

在路上,宋诡高仰着头紧闭着眼睛在后座休息。他没有睡意,只是有点疲倦,疲倦的精神也带不走携有力度的声音。“怎么什么都不问?”

“我……不知道该不该问,我知道你打电话来一定是有什么事。”周小北是宋诡在上学时期的交往对象,但他们不是同学,而是在一次同学聚会上外带的朋友相识的,他们分开很多年,断断续续的一直有联系,周小北才二十岁,如果详细到月份来计算他只有十九岁。他穿着一身简单的服饰,跟他的人一样简简单单。

回想到今天发生的事宋诡觉得很不顺,他开始的计划全部被俞子航的不按常理出牌给打乱了。“呵,没什么大事,教训了一条狗而已。”

司机大哥在一边开着车,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完全没有丝毫的神情变化。

周小北很了解宋诡,他不希望说错什么惹来宋诡对自己的反感,他把语气放得比较轻松。“嗯,没有事那就好了,我希望你能够快点开心起来,宋诡哥。”

“会的,到了,我先下车了。”宋诡等车子停稳靠边,推开车门来到前座的位置低头对着摇下的车窗看着里面的周小北。“你早点回去休息。”

周小北用手扶在车窗边沿,把头微微伸出去,他是个会把喜怒哀乐放在脸上的人,像是个孩子一样的不会遮掩自己的情绪,此刻会发现他的脸上写满了舍不得。“宋诡哥,要我上去陪陪你吗?”

宋诡目光一动,脚步擦了一下地面转了个身就向回家的路走。他的背影向着周小北没有回头路灯给他的影子拉得很长。“不用。”

“不能像以前那样了吗,宋诡哥……宋诡哥……”周小北的声音越来越小。


连载中
彌夜
首領
首領
  • UID245
  • 发帖数18
  • 血杯2033個
  • 魂戒745枚
  • 幻鏡0面
  • 靈杖0把
  • 最后登录2018-06-19
  • 泉 ▪  居民
  • 泉 ▪  忠實
  • 泉 ▪  追星
中二病3號#
发布于:2017-02-11 14:40
先占個樓
游客

返回顶部